与书城为邻

2016-05-20 11:43 沈阳帅正 记者

 

与谁为邻?孟母三迁是有意为之,而我选择邻居纯属无意。


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我背着简单的行囊来到沈阳务工。一个乡下姑娘,没有亲朋投靠,又不喜热闹,几经辗转,租住到青年大街,靠什么来打发工余时间和漫漫长夜?北方图书城,像磁石般吸引了我,她离我很近,我从房间就能清晰看到的建筑,那抹粉色让我倍感温暖。


安静的环境,舒缓的音乐,码放整齐的书环列如城,翻书轻,走路轻,说话轻,在书海中畅游,时间过得真快呀。


务工总与颠沛流离相连,我连换三回房子,在中介我要求还在青年大街租房,“彩电塔旁有,就是租金稍微……”贵点也无妨,离北方图书城近,看书买书方便,书肯定让我心平气和,去面对在异乡所遇到的林林种种的不如意。


书中没见千锺粟,书中未有黄金屋,书中更无车马多如簇,但书开启心智,传播知识、文化和思想,给我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,让我的思乡之情得到慰藉,悟到人在何种境遇下,活着都应该有点目标和追求。


去北方图书城,店员会帮你选书,也会热情地记录你其他需求。同样的《围城》,我在夜市地摊买,印刷粗糙而且需要我挑错别字,我苦笑:看你图便宜,去北方图书城再买吧。我写的短文《走近围城》,在2000年《沈阳日报》书斋版“我喜爱的一本书”征文中获得了二等奖。热爱文学,让我喜欢上了码字,并陆续在报刊发表,打工的日子忙碌又充实。


我买文学名著、辞书、工作用书,家乡的侄女外甥中高考的教辅材料,是我在书城买后寄回去的。我印象最深的是那部《辞海》缩印本。当时,我正想拿去结账,年轻的男店员拦住了我:“只剩下这册样书,里面有两页印刷模糊,我们负责调换,请留下电话,等换回来联系您。”见我诧异,他帮我翻开,其实仔细辨认也能看清,我愣住了,因为店员的认真和诚恳。这厚厚的《辞海》拿到后,我给包上书皮,多年过去,即使翻过数遍,依然崭新如初。


“开卷读书时,整冠肃容,平心静气。”可能我做不到,但每次我都要洗干净手,再进书店翻书,缘于我对书的热爱,对书店的尊重。


单位图书角要购书,同事们买书,我自告奋勇说我帮着选帮着拎,同事直乐:“你是推销员吧?”我发自内心地回答:“对。”


好书使人进步,会改变一个人的命运,因为好书潜移默化中影响你向谁看齐,怎样做人做事。我,一个连高中都没读过的打工妹,工作岗位也在不断变化,2008年荣获了沈阳市劳动模范荣誉称号。


我已经在沈阳生活了近20年,也见证了图书城的发展。现在,我的“邻居”真多,即使我搬到哪,都能找到它的连锁店。路过时,只要有空闲,我都愿意进去看看,看书亲切,店也亲切,亦如我拥书万卷一般。


我喜欢与书城为邻。

新媒体编辑杨新跃